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他们到底摸到了吗
他们到底摸到了吗

他们到底摸到了吗


夜色昏沉,雾霾笼罩下的街道愈发朦胧. 昏暗的路灯、刺骨的寒风,无不侵蚀着挣扎的内心,心里弥漫着深深的阴霾,正如雾霾下的街道,不知前方路归何处。我策划了开始,却无法控制结局。
我和妻子双双(化名)是五年前认识的,过了一年开始恋爱,相恋三年后结婚,现在已婚一年。
刚认识她时就被她的青春靓丽、活泼开朗所吸引,开始相恋那年她22岁,身高165,体重50公斤,34C罩杯,26腰,36臀,可以说是黄金比例了,那胸部正好满掌一握,丰润的臀部、纤细的腰肢,最适合后入式,当然那也是我的最爱。
小圆脸、大眼睛、樱桃小口、挺翘的鼻樑,精緻的五官组合成一张极致娇俏可爱青春靓丽的面庞。在她们公司里,她是公认的最可爱最漂亮。
我就比较遗憾了,170身高,80公斤,这身材还能指望长得帅么?刚开始那会她们公司人人都说她白瞎了(当然是指找了我这么个样子长相的对象),但她不觉得,我虽然外貌不佳,但我是真心爱她,呵护她、关心她,她就沖这点选的我。
言归正传吧,下面开始讲发生这一系列事件的开端,也是我现实淫妻欲望的开端。
双双性格属於大大咧咧那种,心直口快,没有心计。
09年夏天,她们公司各地的员工集於G市某渡假山庄开全国年度大会连带旅游福利,好巧不巧的是同一时间我也要去M市出差,为了能多在一起,我就骗她说我也是去G市,打算等她结束了我再去M市,反正公司也很宽松,那边也没什么大事,就这样我们赶到一起出发.
那天双双穿的淡蓝色牛仔七分裤,黑色短袖T恤,有点紧身的那种.
同行的有她们领导和十几个同事(具体多少人记不清了),三个男的(她领导王经理和另两个业务员)其他都是女性。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们领导,平时双双总说她们王哥(她们公司都这样叫)对她很好,很照顾,我心想,你这么可爱漂亮,是个男的都会对你很照顾。
「你领导平时对谁都那么好么?」我边走边问道。
「是啊,平易近人,没什么架子,也没那么多死规矩。好了,我问你,你到底是真出差还是看我出差想跟过来溜达?」
她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我,看得我心里虚虚的,可再虚也不能表现出来啊!於是我身板一挺,梗着脖子说道:「一路上你都问我多少回了,就算我想,公司也不可能跟这我胡闹吧,公司也不能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安啦,不许怀疑你老公!」
「哼哼,谁知道怎么回事,这么巧?!」
你个死丫头片子,我都说道这份上了,还将信将疑,心想得赶快转移她的注意力,於是我嘿嘿坏笑着说:「双双,昨天晚上你可是说要……」没等我说完,她就狠狠掐了我一下:「要死啦,再说信不信我给你卡嚓了,让你整天就想那些没用的,色狼!」
说着说着就进了机场,一进门就看到她领导王经理。王经理看着三十多岁,戴副眼镜,正常身材,中等身高,比我高一点. 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爱笑,嘴角总保持那个向上挑的弧度,给人一种亲切随和的感觉.
看见我和双双一进机场,他就笑着迎了过来:「双双啊,公司人都到齐了,就差你了。这就是你男朋友吧?还不介绍介绍?」
这时双双「嗖」的拍了一下我放在她屁股上的手(本来是揽着她的腰的,揽着揽着就到屁股上了,嘿嘿,你们懂的),貌似有点害羞的瞟了我一眼道:「这是我对象小野。小野,这是我领导王哥。你们聊,我去换登机牌。」说完拎着包就走了,搞得我们俩只得莞尔一笑。
「你好,我是小野,在XX公司做策划,咱们同行,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呵呵,好说好说,我也就多干了几年,将来还得是你们的天下。」
说着说着,双双回来了,挽上我的胳膊:「挺聊得来的啊!王哥可好了,你们以后多来往来往。是吧?王哥。」后一句是对着她领导说的,这王哥王哥叫得真亲热!
「呵呵,这小丫头. 」她领导无奈苦笑。
「刚才忘了让你把我的登机牌也一起换了,你在这看着箱子。」说完,我对她领导点了下头就往窗口走去。
换完登机牌回来,远远看着他们有说有笑的,离得特别近。忽然,双双侧了一下身,她领导的胳膊好像也动了一下,由於有人挡着看不到手。他们是靠着柱子边上,看不到我这边,我也只能看到他们半个身位,等走近了,刚看到她领导的手的时候,双双转了回来,她领导的手在下面似乎摆了一下。
我走过去打了声招呼,看到双双眼神好像闪了一下,当时心里突然有一丝疑惑,但也没多想什么,然后拉着两个箱子和双双还有她领导我们就去过了安检.我还纳闷怎么没有看到其他同事呢,等到了候机厅才知道,原来他们早都过安检了,互相简单介绍几句,我就和双双到一边过二人世界了。
由於登机牌没一起换,我和双双也就没拿到连着的座号,巧的是双双的座号是在她领导和她另一个男同事中间,本来她领导要跟我换座位的,不知道双双怎么想的,就是没同意,说是距离产生美,然后就和她同事还有王哥叽叽喳喳的唠上了。
无奈的我只好回到自己座位上胡思乱想,可能是第一次在她同事面前吧,有点不好意思,小女人心思,该做的都做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想着想着就想到我去换登机牌回来时候那一幕,猛地心里咯登一下,不会是那个王哥在摸她屁股吧?不会是双双故意侧了一下让那个王哥摸得更容易吧?要知道双双的屁股是属於扁宽型的,比较大,不算太翘,但摸起来肉肉的,摸到裆部中间时候非常舒服。俗话说翘臀摸侧面,扁臀摸中间嘛!
想到这里,不知不觉的下面就硬了。在上个对象的时候,由於我样貌比较困难,所以总怕对象跟别人跑了,虽然最后她还是跟人跑了。那时候总爱看色情小说,当看到人妻女友类的时候就深深的沉溺进去不可自拔了,想到前女友在别的男人胯下婉转承欢的时候就激动不已,硬得不行。
现在处的对象双双比上一个漂亮何止十倍,身材也是天壤之别,想到这么漂亮可爱、身材这么好的双双屁股被她领导肆意地揉捏,双双还翘起来让他捏得更深入、更方便时,我下面都硬得快爆了。
不行了,上厕所……各位别想多了,是去洗把脸冷静冷静. 现在有对象了,要留给我那可爱漂亮的双双不是。
从厕所出来正好路过双双那排,刚才胡思乱想的也过了很长时间,双双好像累了,毕竟昨晚「忙」到很晚,已经盖着毯子睡着了。她领导王哥也盖着毯子睡呢,不过王哥的毯子把靠在双双这边的扶手也盖上了,从上到下整个一个边都搭在双双身上,靠窗那个男同事在望着窗外的白云,不知想什么.
走近了细看一下,发现双双身上的毯子靠王哥这边的腰的位置和靠里面那个同事的胸部位置有两条很大的隆起褶皱,就好像这两个位置有东西突然在下面抽出来带出的褶子,而且她毯子盖得有点歪歪扭扭的。
怎么回事,这是什么情况?难道……难道那两个贱人趁双双睡着了在偷摸?
双双今天穿的可是大U领的衣服,很轻松就能从领口伸进去摸到乳房,再加上她只穿四分三罩杯的胸罩,从上面是可以直接摸到奶头的!
热血噌的一下直冲脑门,要冷静,冷静……深吸口气,佯装自然的走过去,俯下身帮双双把毯子盖好,边盖边自言自语道:「飞机上睡觉也不老实,这毯子让你蹭的,感冒了怎么办?」
当我把毯子拉到脖子下面时,由於比较近,发现双双的脸红红的,本来双双很白,这一红就特别明显. 同时余光好像看到靠窗那个同事瞟了我一眼,也就一闪,没看太清。
盖完了,我就回到座位上,心里越想越激动,双双的脸怎么那么红?靠窗那个同事当时的表情不太自然啊!还有她领导的毯子边缘为什么搭在了双双身上?
那两条长长的褶皱怎么形成的?这一切都指向一件事:他们在摸双双!
双双为什么脸红?是睡热了还是怕被我发现心里紧张?睡着了还是装睡?到底睡着了没有?我越想越激动,双双这么可爱,却被两个男人上下齐手。这么可爱的双双,昨天晚上还在和我翻云覆雨,那销魂蚀骨的呻吟、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那挺翘丰满的乳房、那大大明亮的双眸……心里在胡思乱想,眼睛却死死盯着双双那排。
我在她侧后面一排,中间隔着过道,看不见那排的具体情况. 越看不见越胡思乱想,越想越瞪着眼睛看,多希望前面有个镜子……等等,镜子!他们那排有窗户,窗子正好在椅子靠背处,我正好能看到窗户一个边。
我立马就望过去,眼睛死死地盯着窗子我能看到的那一小条,可让我极度失望的是看不到双双,只能看到靠窗那个同事右边大半个身子,他的头歪到双双这面!刚才明明是看着窗外的,怎么这一会就转到里面了?他在看什么?我死死的看着,期望能看到更多。
这时耳边传来起身合餐桌的声音,是我后面那个阿姨可能要上厕所,就在她站起来传出声音的一瞬间,我看到那窗子反光里面双双的同事的左手一下收到胸前,整理了一下领口。原先我是看不到他的左手的,同时他的脸也转到了窗子这边……他刚才肯定在看双双,肯定在看双双被摸,估计他也是在摸着双双!
我可爱的双双,你怎么能让这两个贱人摸你,你还无动於衷!心里纠结着、兴奋着、激动着。闭上眼睛,我要冷静,冷静,深呼吸……
不知过了多久,上厕所的阿姨也早就回来了,估计飞机也快要到站了,机舱一片寂静,只能听到呼吸声,一声一声的沉闷的、舒缓的,偶尔传来一声咳嗽:「咳!」
「嗯……」
这是什么声音?就在我浑浑噩噩的时候,就在又一声咳嗽从后面传过来的时候,好像、似乎有一声浓浓的鼻音发出的轻微的急促的呻吟?好像是右前方发出来的?好像是双……顿时我抛开一切思绪,凝神静听。
「嗯……」
来了,又来了!确实是在右前方,真是双双发出的。跟昨晚的声音怎么这么像?这声音似乎比上一声要长一点,依然很轻微,就像女人达到高潮之时虽然极力控制但还是会传出来一点的呻吟声一样!
双双她……还没想完,我就看到双双突然双臂上伸,好像是打懒腰的动作,接着站了起来,转过身。我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看到双双转身的动作是猛地闭上了眼睛,只留一条很小的缝隙。
我看到双双朝我这边望了一下,然后扶着椅背面对着她领导,从她领导膝前挪了出来,刚出来时猛地拉了一下小T恤,盖住了因为直身而露出来白白的一小段肚皮。就在她右腿跨到过道,露出半个身子,还没来得及盖住那露出的肚皮的一瞬,我看到她的裤子,裤腰的扣子是打开的!
飞机平缓的下降,耳边传来空姐程式化的提示语音,我的心随着飞机不断地下沉而跌入深渊. 闭上眼睛,慢慢地,光线消失了,声音也消失了,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剩下我一人在漆黑的深渊漂浮。
为什么?为什么会允许其他男人对她猥亵?为什么起身时脸上会带着高潮过后的红晕?她享受这种感觉?她喜欢被别人性侵?她爱我么?……她爱我!她是爱我的,她不顾各种闲言碎语的跟我在一起,她曾经温柔的依偎过我,深情的凝望过我,从她那时的眼神中我能感受到浓浓的爱意,眼睛是人心灵的窗口,这不会错的!
那次我住院的时候,她一得到消息马上就赶了过来,那天她正在组织一场重要的活动,胸牌都没摘,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大大的眼睛都红了。天天下班都来陪着我,由於是急性胰腺炎,治疗期间不能吃东西,虽然打营养,但是饥饿感非常强,她就总陪着我聊天分散注意力……
「想什么呢?飞机都落地了。哎呀,睡了一路。是不是我没让你坐旁边不高兴啦?说!」正当我沉浸在往日的甜蜜里时,双双佯装不善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我揉揉眼睛,装作疲倦的解释道:「没有没有,我是有点累了,休息一下。
终於到了,你们有车接吧?」
这时王经理回头有点玩味的笑着说道:「我们一会直接到XX山庄,这次大会基本都在那。你是要去XX市场吧?坐二号线能直接到那,那里比较乱,小偷多,小心点手机钱包什么的。」
操,他妈的怎么笑得那么可恶?恨不得上去把他的嘴撕开!「呵呵,这边我也来过几次,还算熟。双双拿好包,快开舱门了。」
刚出机场就看到她们公司的标牌,我知道,双双该走了,跟她同事一起上那边的大巴,然后三天在XX山庄里,心中满是疑问却不知如何开口,挣扎着,迷茫着……
「老公,我要走了,他们在等我,你自己小心点,照顾好自己!别吃太油腻的,只要让我发现你敢再胖一斤,看我怎么收拾你!」双双环着我的腰,温柔又调皮的嘱咐我。
「嗯,你也照顾好自己,多吃点,看你现在瘦的,不要再减肥了。睡觉的时候空调调小点,你不爱盖被子,别吹感冒了……」
「哎呦喂,我说你们小两口别腻歪了,又不是生离死别,才三天。小野啊,你放心,你家双双不会被狼叼走的!」我去你个十三点,死八婆。说话这个是双双公司里有名的大嘴巴,八婆一个。本来心里够郁闷的,这死八婆还来打扰我,我祝你老处女一辈子。

【完】